如果不是因为检查病,老爸是不会来我家的。在医院折腾了半天,老爸相当疲惫,一进家门就坐到沙发上。看着他赤着的双脚,我决定给他洗洗。

烧了一壶热水,妻子往里面放了几片生姜片、橘子皮,又加了食盐和白醋。端到老爸脚前的时候,老爸怔了怔。

我告诉老爸:“给您泡泡脚。”

老爸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,以为我嫌他的脚脏,并告诉我,临来时,已经洗过了。

“是泡脚。”我说,“泡泡舒服,解乏。”老爸的脸多云转晴,但还是有些不情愿地抬起了脚。

我捧着老爸的脚,一点一点地往水盆里放,刚一接触水面,老爸激灵了一下,缩了回去。“烫吗?”我问,“我试过的,刚刚好。”

“不,不是烫。”老爸说着,脚再次伸入水盆,水漫过老爸的脚背,直达脚踝。放稳了脚,老爸冲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说:“还挺舒服呢!在家,哪有时间泡脚,凉水洗洗就睡觉,很多时候洗都懒得洗。”

这,我是知道的。在乡下,老爸起早贪黑,下田种地,上山砍柴,风里来雨里去,一门心思地忙生活,休息的时间只有熄灯睡觉的晚上。这些年,他把我们姊弟五个一个个供养成人,我们都离开了家,到他乡谋生活,只留下老爸一个人,守着老旧的房子和那些他离不开的田地。现在,他老了,身体已大不如从前,可他依然不舍得离开那片故土。

趁老爸舒服的当口,我劝老爸说:“搬到我这儿来住吧。”

一听这话,老爸又一激灵,瞪着眼睛说:“那怎么行?家里还有十多亩地,还有牛、猪、鸡……”

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劝老爸进城了,哥哥姐姐们也都劝过老爸,可老爸一次次回绝,一是因为他割舍不断的乡土情怀,再一个是他不想给我们添麻烦。他说:“在乡下,我还有活做,在你们家里,我只能是个闲人。人一闲着,就会生病的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老爸泡了不一会儿,就着急了。我说:“再泡一会儿吧。”

又泡了五六分钟,我抬起老爸的右脚,给他搓了起来。一开始,老爸一个劲地想往回抽脚,我把住不放。

老爸说: “不埋汰呀,不用搓了。”其实,我已经搓下了老爸脚上的很多老泥。这双脚板常年与泥土打交道。夏天锄地的时候,老爸是光着脚板的,他说,这样熨帖;就是在猪圈、牛棚里出粪,老爸也一样光着脚板,因为,他不舍得穿鞋,更不舍得花钱买靴子。冬天,老爸的脚会裂口子,小孩的嘴一样,流出血来。

搓完了两只脚,我又把老爸的脚抬起来,攥起拳头,用凸起的骨节去按老爸的脚板,按得老爸“嘿嘿嘿”笑个不停。“这是干什么呀?”老爸边笑边问。“足底按摩啊。人的足底有很多穴位,按摩能促进血液循环,睡觉也踏实。”

“轻点轻点。”老爸说。我就轻轻地按,按了一阵,老爸有些适应了,渐渐安稳下来。我捧着老爸的脚,看到这双坚实的铁脚板已经明显地消瘦了,暴起了条条青筋。为了家,为了我们这些孩子,老爸熬尽了心血,现在,他还在为我们操着心,把地里打出来的粮食、院子里鸡鸭鹅蛋、猪肉等一份份分给我们……猛然听到了老爸的鼾声,抬头一看,老爸舒展着眉眼,倚在沙发上,鼻息均匀,睡得很安稳。

Copyright 2021 泡脚吧-paojiaoba.cn
泡脚吧-paojiaoba.cn » 刘忠民:为老爸泡脚

发表评论

9 + 12 =